草莓水🍓

感谢关注!爱你们❤️点文wel。cp洁癖。主罗京/瑞金。

每天回家都看到马可在装死

*水果组
*老梗注意

回到家里打开房门看见马可倒在地上
一把菜刀插在背上血在地上流淌
如果是你看到这样的场景你会怎样
你会不会立刻晕倒在她身旁
可惜我并不会如此慌张
我就当没发生一样板着脸把门关上
轻轻地说不打扫今天的现场
马可仍然趴在那里看着就和死了一样
我知道他眼睛里全是闪亮亮的光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马可在装死
每一次死的都是不同的姿势
我总是会忍不住想明天又会死成怎样
到底还会死成什么模样
曾有一次倒在地上贯穿的箭插在头上
还有一次身穿军装手握着枪
弄出一地弹头将身上搞得千疮百孔
最可爱的毛绒玩具竟然也会壮烈死去
帽子被随意的丢在一旁
我不禁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每次最后打扫现场还会有很多工作量
撒上血迹的地板要擦得透亮
我跪在地上擦着痕迹
一边说着能不能麻烦你别像上次一样
头上插着箭还去做饭
一边也会不经意地笑出声响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马可在装死
只要不去冷脸指责他就会愈发张狂
所以现在我都已经练成最淡定的模样
假装就跟没看到一样
结婚之前不管多忙总会想起他在心上
微笑就会偷偷的爬上脸庞
也有曾经整个晚上手牵着手四处游荡
因为受寒而蜷缩在他的臂膀
站在海边我的头发你的目光
总是随着海风摇荡
结婚之后更加努力工作变得越来越忙
我总以为这一切就是我理想
可马可却总是一人孤零零地望向天边
我明白他想要的未来不只远方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马可在装死
他是不是怀念从前的样子
又想看到我初次回家被吓到的样子
几乎要倒在地上一副慌忙
这些问题我从没有仔细认真去想
从没为他认真去想
每天都用不同的死迎接回家的我
每天欣赏充满爱的表演
现在这已经是我们最甜蜜的爱情语言
只有我们自己感动在心里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马可在装死
这已经是每天最期待的事
今天的她到底又会表演怎样特别的死
我期盼着推开家里的门
却还说出一句别这样了
死亡的场景看多少遍仍会恐惧
我可不想见到你这副模样
他咯咯笑着缩回舌头从沙发上起身
带着脸上可怕的伤口
说着欢迎回到我的温柔乡

———————————————
一个娱乐向的不正经产品,仅供消遣。

这儿水草!

【水果组】Animals

【水果组】《Animals》

Bgm:animals—Maroon5


刀光剑影,枪火炮鸣。

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很久。

但是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了。因为这已经完全成为了猎手的单方面捕杀。

绕过荆棘密布的丛林,折断拦路的树枝,践踏过枯叶,大胆地让这些声响传进猎物的耳中。

扰乱他的心智,掐灭他的思绪,给他带去无尽的恐惧,使未知变得不令人渴求,让希望无法被触及。

走投无路,果然还是主动投进陷阱比较好吧。

但橘右京不这样想。

他宁愿像现在这样拖着副残败的身躯。

看他那可笑的样子,头发全都乱了,如果是我们的猎人,肯定不会乐意的——一位绅士很注重礼仪——这也包括身上的。

白衣服很容易变脏,染血之后风干,深色的一大块污渍,不得不说很难看。

致命的伤不见太多,零星的小伤倒是不在少数。

没什么快要死的感觉,他那双永远透露着不屈的双眼让他看起来更虚弱了——毕竟他现在浑身上下只有这一个地方看起来状态不错。

橘右京不允许自己认输。没什么可屈服的,除去令人无法容忍的羞辱,到那时他会自行了断。不然,一切痛苦都是可以承受下来的。

这也是猎人最大的乐趣。

马可波罗一点儿也不着急结束什么或者开始什么,他只是漫步在碎石地上,嘴里叼了个草根,有意学着潇洒的仙人,好为这时光增添些值得称道的东西。——其实就是让自己的无所事事有个美名:“逍遥自在。”

这样的外表实际上起不了多大作用。在熟悉的人面前再怎么胡闹,人家都还是明白你本性的。

马可波罗也如此熟知橘右京。

他无时无刻,每分每秒,不在想着这位令他神魂颠倒的武士。

说起武士,马可波罗真不是觉得这种精神很无趣或者是死板,他尊重每一种文化,毕竟他在橘右京看来也并不是个风度翩翩的绅士,而是个浮躁的花花公子。

但是,无谓的挣扎是他最讨厌的。

明明知道自己的行为不会有意义了,做不了任何有用的事情了,却还要倔强地冲上前去,称其为大义——在床上也是这样,死撑着不低头,纵使眼眶里已经满是朦胧的雾气了,嘴角边挂上了缠绵后的银丝,身体在不可控的颤抖,那双眼睛里的锐气实在令人讨厌。

非常非常讨厌。

那样的骄傲神情,已经不是所谓的“精神”,而是对他的恨了吧。

马可波罗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长叹一声。

在他神思游荡时,橘右京尚处于危险境地。不但没有脱离,反而越发深陷。

病、该死的肺病、不挑时日地找上了他。

昏昏沉沉的脑袋能想些什么呢,不停咳嗽而颤动的身体又能支撑住什么呢?是他的信仰吗——不,他没有这种虚无的东西。

橘右京不可抑制地想到了那金发碧眼的西方人。

太可恶了,将自己当作手中玩物——!

这样的咒骂,猎人会很高兴听到。

马可波罗喜欢橘右京的声音,很低沉,与温文儒雅的外表不太相符。橘右京也不太说话,是那种即使去挑逗激将都对他没有用的人。

狐狸的美言只对乌鸦有用。

而马可波罗,已经站在人类这个制高点了。管他是什么动物,全收不误。

橘右京难得胡思乱想一回,以至于他最大的对手站到他面前,用猎枪对准了他的脑袋都不知道。

“Hey——没力气了吗?那也别摆出这种软弱的样子。”

马可波罗抬抬枪管,故意弄出些声响试图吵醒快要昏睡过去的橘右京。

似曾相识的模样——噢,是在那次疯狂的交缠之后,橘右京也露出了和这次差不多的样子,就是脸上多了点潮红。

猎人轻笑着,凑到猎物耳旁,恶意地把想到的东西讲了出来。

“开枪。”

橘右京没去理会,以命令的语气毫不犹豫地开口。但变红的耳尖出卖了他。马可波罗爱极了这幅模样。

“别啊,我可不要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人应该相伴而行,而我就很中意你。”

马可波罗随口调侃了几句,像是在和见到他就害羞的小姑娘谈笑一样。

话锋一转,他沉了脸色。

“来,拿起你的刀,捅我一下。我敢说我不会那么快死,至少能目送你离开这儿,结束这场战争。怎么样,下手吧?”

毫不掩饰地嘲笑与不屑,他以为橘右京已经没力气了。

橘右京很争气,手指摸索着探向刀柄,然后双手把它举了起来。

爆发之间,刀尖就可以插入马可波罗的身体,然后深入,甚至在里面翻搅都不成问题。

马可波罗有一瞬间的错愕,但他不是很害怕,因为他死了,就凭橘右京现在这弱身子骨,绝对没法离开这个偏僻的地方回到主要城镇寻求帮助。他也只能在这里化成白骨。

殉情,似乎是个好选择。

但是他的愿望落空了。

咣当一声。

刀掉了。

橘右京像是忍受着莫大的痛楚。

马可波罗下意识地看向橘右京的双眼。

“哼...”

橘右京又开始咳嗽。病情似乎加重了一点。

马可波罗才不信这是导致他放弃杀了自己的原因。

他们曾经有过一夜的爱情。直到现在想起来,马可波罗还是回味不已。

他是这样的迷恋那位武士啊,以至于听到他的声音就能为之神魂颠倒。

但他们是最互相仇恨的敌人。从开始到结束都是。

以这样的身份发生关系,使得橘右京更加不能接受。

最好是永不相见,死不往来。

一见面就是刀出鞘的破风声,和有时隐晦将刀推出刀鞘的大拇指,令每一次会面都十分不友好。

马可波罗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更多。

橘右京从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感情,所有的事情都在眼睛里表达了。

一看就明白的木头。

马可波罗沉默了一会,无动于衷地看着身旁的人因病痛弯身,继而蹲了下去。

“现在不动手,后患无穷哦?”

没有回应。

“那就随我,一起堕落吧。”

人通常是不可信的。比如——人皮下面是兽心。

野兽。

剥光咬尽。

橘右京几乎发不出声音,也没法做出什么行为,只是被动地接受,接受欢愉,接受痛苦,最后是死亡。

马可波罗只是身体上在动,但思想上基本已经停滞了。他在想橘右京的声音,想他的眼睛,甚至因此忽略了真正的猎人。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如果马可波罗还能思考,他一定会说出这句古话。

橘右京其实很会隐藏自己的感情,他想表露什么,马可波罗就会看到什么。

偏偏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觉得自己很了解他。

橘右京直到生命的最后几个时刻都在成功地隐藏,但是失败在举起刀的那一瞬间。

彻彻底底。

也因此被马可波罗抓住了把柄。

马可波罗最后实在是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伤心了。

他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傻子。

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是。

—————————————————
橘右京其实喜欢马可波罗,但就是没说出口,以至于马可一直以为自己是可怜的单恋,久而久之有些黑化了。
最后的结局是马可与右京来了一炮,但两个人都没想到会有其他的人来到这里然后收了两个人头。
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是。
是什么呢。
你往上翻啊:D

文笔垃圾人物ooc。亏得我还是这两个皮呢..。

这儿水草!